• 云南旅游信息网是云南省国际旅行社的云南旅游在线服务网,可提供云南旅游线路、云南旅游景点、云南旅行社、云南旅游攻略及云南高尔夫预定、云南旅游会议接待等。

我的亚丁之行

从亚丁回来已经有几天了,整理整理此行的笔记,虽然认为十分必要,可是却懒得动手。

2010.2.27,完全属于临时决定,由丽江出发经香格里拉前往稻城亚丁,我没有兴奋感,甚至是根本不想去,现在又仔细回想,当初的确是没有兴奋感,原因是为什么,有两个朋友明白,在此不便记述。

第一天 丽江——香格里拉 220KM 近中午才出发,至虎跳峡镇用的中餐,之后直奔香格里拉。一行人在香格里拉还有另外的事,要去跟客户见面。于是我一个人选择去云南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松赞林寺,清雍正皇帝又赐名“归化寺”。松赞林寺门票现在已经涨到85元一人,包含25元的环保车费。我占了点小便宜,再次免票进入。在香格里拉县城里,乘坐3路车便可直接到达松赞林寺的门口。

远看松赞林寺,顶端有鎏金铜瓦,阳光照耀下更是熠熠生辉。

全寺仿拉萨布达拉宫布局,依山势层叠而上,气派非凡,素有“小布达拉宫”之称。

“噶丹”表示传承黄教祖师宗喀巴首建之噶丹寺,佛语旧译兜率天。“松赞”即天界三神游戏场所:帝释、猛利和娄宿三种层次形成的三天堂,即三十三天。“林”即寺。

与藏传佛教建筑样式相同,松赞林寺的扎仓、吉康两座主殿高高矗立在中央,八大康参、僧舍等建筑簇拥拱卫,高矮错落,层层递进,立体轮廓分明,充分衬托出了主体建筑的高大雄伟。主建筑扎仓,藏语依意为僧院,是僧众学习经典、修研教义的地方。后殿供有宗喀巴、弥勒佛、七世达赖铜佛,高三丈有余,直通上层。中层有拉康八间,分别为诸神殿、护法殿、堪布室、静室、膳室等。

1936年夏,贺龙率领红二方面军长征经过香格里拉。贺龙、萧克等亲临归化寺,拜访活佛、喇嘛,并题赠“兴盛番族”锦幛一幅(现存中国军事博物馆)。归化寺为红军筹粮 2万多斤,还派出僧侣为红军当向导,支持红军北上抗日。

两小时不到,我匆匆游完,便回县城了。

晚餐时间,张总在香格里拉的朋友接待我们吃的牦牛火锅。吃了半天,我似乎没有吃到牦牛味道,心想,也许不过就是普通的牛肉,但仍心存感激,毕竟是免费的晚餐嘛。

夜宿香格里拉,酒店还不错,有空调有电热毯,饱饱睡上一觉。早上醒来,收拾行李,又是一天。用完早餐前往乡城。

 

第二天:香格里拉——得荣——乡城 香格里拉至得荣 160KM

从香格里拉出发,开始由3200米的海拔向山下走,渐渐驶入香格里拉的大峡谷,再由河谷一路前行,行至贺龙桥,不过桥,继续前进。一路景色虽然显得有些萧条,但也有色彩。有一段路滑坡比较严重,碎石满地,车子需小心行驶,会车时更要注意。中午一点过,到达了太阳谷四川得荣。因为当天是正月十五,好多餐馆都未开门营业。找了一家看似比较好的餐厅,点餐,上菜,狼吞虎咽,一扫而光。然后再接着前进。

得荣至乡城 190KM 此路段要翻越N座大山,全程盘山公路,先是无止尽的上山,然后是无止尽的下山,再上山,再下山,如果反复。

路上看到酷似未溶化的冰,都有些兴奋。

照片描述:最先看到冰雪的惊喜。谁想到最后看了四天的雪,眼睛已经疲劳了,再无了惊喜,只有厌倦。

乡城附近的藏式民居多为泥土夯成的,外观为白色,整个建筑呈梯形,门窗上的雕刻手法十分精湛,彩绘图案艳丽非凡。

当晚我们住在乡城,让我气馁的是,楼下的迪厅整夜发出咚咚咚的声音,搞得我前半夜一直没睡着。

 

第三天 乡城------稻城-----亚丁 210KM

从乡城出来,经过马熊沟,翻越圆根山、无名山,藏寨开始了有变化,越靠近稻城,藏寨不再是用泥土夯成,而是用石头垒成,我们讨论了一下,估计这样一幢藏寨需要十几万的造价。

到达桑堆,离稻城就越来越近了,路况也非常好。

稻城我们没有逗留,而是呼啦啦的直接开往亚丁。一路上,我们看到在山上藏民们写的藏文,我估计意思可能是扎西德勒之类的,或者是经文。甚至我还看到了毛主席万岁的字样。可见藏民们心中除了活佛,还是有非常大一块地方是留给毛主席他老人家的。

经常可以见到的白塔,大小不一,是藏族人民的佛塔,他们在这里祭祀、祈祷,建在村口或者是其他地方,还有迎宾的意思。藏民们经过白塔时,都会顺时针的绕着它走三圈或者是更多的圈数,寓意保佑他们出入平安。跟玛尼堆、转经筒有差不多的意义吧,我心想。

下午四点左右,我们终于抵达亚丁景区,门票150元一人,又是全免,于是欢欢喜喜的往山上开去。亚丁景区的路也是才修好,以前的路况没有那么好。

当见到仙乃日神山时,兴奋得忘记了风吹在身上感觉有多凉多透彻,当时的感觉是它离我如此的近,如此壮观。后来才知道,我可以离它更近的。

一直弯弯曲曲的山路,七拐八拐,终于看到亚丁村就在山下,此时,太阳已经缓缓在西落。驶入村子,村民们开始询问我们是否要住宿。于是我们开始打探各家的住宿条件。看了几家,发现卫生条件让我想哭。大部分的床上用品估计都是一年半载没有洗过的,甚至还有些发着油亮亮的光,屋子里有牛屎味和酥油茶味还有一些其他的味道夹杂着,我心想,该不会要在车上将究一晚了吧?

最后找了一家民居,貌似要比其他家好一点。小伙子叫铁别,也是我们第二天的领队,领着我们去看了房间,床上用品都是白色,恍眼看上去还可以接受。可是我错了,晚上亲自躺下时才发现,被褥都臭臭的,而且脏脏的,虽然垫了电热毯盖了两床被子,可是一晚上我冷得不得了,亚丁的温度真的非常低。

当晚我们吃土鸡炖松茸,等了三个小时,才吃上那锅汤。都饿得不行了,围着炉子烤火,我发现自己有轻微的高原反应,此时的海拔已经是3900米了。于是听了铁别的话,使劲喝酥油茶,第二天又发现,我又错了,不该喝。吃完鸡汤,已是十点过,我看大家没有一个洗脸刷牙的,但我没有办法不洗脸,于是跟主人要了盆子和热水,洗洗刷刷完毕后睡觉。

一夜没睡好,冷得呱呱呱咝咝咝的,翻来翻去总盼着天亮。五点过,我肚子痛,我噔的爬起来,冲向厕所。再回到床上,却再也无任何睡意,因为我开始想吐,非常想吐。

就这样坚持到七点,我起来洗脸刷牙,收拾东西,非常冷,拿牙刷的手都冻僵了。早餐是稀饭鸡蛋荞麦饼,我一直想吐,但为了今天的行程,还是吃了一点。顺便吞下了两颗红景天,不知道是否管用。

 

第四天 亚丁游 亚丁-----稻城

整装待发,我们在铁别的带领下,开始住亚丁景区前进。

三公里上山的路,见到了我这辈子也没见过的那么多的玛尼堆。

高原上的运动的确无法与平原上的运动相提并论,我们气喘得厉害。

顾不上高原反应的我,跳起来,虽然姿势非常不优美

河里都结上了冰,我捡了一块咬起来,同行的人给我使眼色叫我不要吃。为什么?我奇怪的望着她。然后立刻反应过来,藏族的丧葬习俗是天葬、水葬、火葬、土葬,水葬便是把尸体背到河边由活佛念经超度,然后放进河里顺水漂走,尸体让水里的鱼也是藏民们认为的水菩萨吃掉。

游完冲古寺,我们往度母海出发。一个小时的路程,我话都不想讲,一直很想吐。

累得不行时,抬起头来,才发现,我们就在神山的脚下了。

就在大家拍照的时候,遇上了十几个从乡城来此朝拜的藏民,他们全都齐刷刷的骑着摩托车来的,冷的程度可想而知,我想想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们邀请他们一起加入我们的团队拍照

继续前行一段路,便到了度母海,一个高原海子

在这里我们照了一张集体大头照,背后是山和水。

不容易啊,海拔4100米了


其实玉龙雪山的蓝月谷比这个海子漂亮很多,只是雪山没有那么壮观。

原路下山,回到冲古寺的游客中心,乘电瓶车到了洛绒牛场。下车的时间是12点15分,我们开始徒步,据领队铁别说,我们这种体力,要三四个小时才能徒步到五色海然后返回到这里。我当时心里是有决心走完的,四小时嘛,应该能坚持的。据说五色海在阳光照耀下,会反射出七彩的光,非常迷幻,我很想一睹这种水上五光十色的艳丽。

于是抱着这种信念,我们出发了。

海拔的高度真的不能轻视,越走越累。

据说夏天时,洛绒牛场百花齐放,绿草遍地,牛羊成群,简直就是一幅动态的画。我闭上眼,冥想了一下,似乎嗅到了一点花香,睁开眼,满地都是牛粪,哈哈!

穿过牛场,开始上山。真正困难的时刻来了,我越来越想吐,太阳穴很痛。坚持,坚持,我一直这样想。曾经跟姐姐姐夫从峨眉山山脚花了十几个小时爬到金顶的壮举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海拔、海拔、海拔,我已经不能自拔了,我真的走不动了。肚子里面空空如也,脑袋涨痛得不可开交,胃里面在翻江倒海。更可怕的是,风刮在脸上生痛,同时,雪也开始大了起来,更不仗义的是,太阳公公竟然躲起来了。我很饿很冷,可是我连一口水也喝不进去我实在走不动了。高原反应非常严重。

我实在走不动了。

前面的队友体力明显比我好很多,他们鼓励着我,并回来拉我,可是我真的真的真的走不动了,虽然我知道意志很重要,可是我更知道自己这次身体的状况,于是我让他们先走,因为这种恶劣的天气,我估计也看不到五光十色的景观了。

一点四十左右,我选择沿路返回。

雪越来越大,我见到一块大石头,再也坚持不住,我好想睡一会儿。

风雪交加的路上,我躺下就不想起来。

下山的路明显轻松了一点,可是我仍感觉体力透支了。

下山时心想,太失败了,唉!

冷,冷得我打哆嗦。只有不停的走。

来到洛绒牛场,才两点过,电瓶车司机说是三点半才来接我们。可是这么冷的天,怎么办呢?这里面手机没有信号,没有人烟。啊,苍天,我几乎要冷得没有思维了。

只有不停的走,走,走,沿着公路一直向外走,八公里的路,虽然明知不可能走得完,但没有办法,这是让自己身体暖和的唯一办法。走完六公里路的时候,也就是三点四十,我们遇上了电瓶车,站在路中间拦住车子,我要求他先送我回游客中心,否则我就要倒了。

一到游客中心,看到屋子,看到火炉,看到了人,一下子,突然觉得好像无家可归的流浪汉有了家的那种感觉。

下山还有三公里,我实在实在不能走了,于是乘工作人员的摩托车下山,给了他二十块人民币。

近五点,大家都陆续下山了。

于是告别铁别,告别亚丁村,我们开始回稻城。

一路上,吐的吐,拉的拉,不知道是到了哪里,开始下雪了。

晚上也不知道七点还是八点,冒着风雪,爬过大山,终于到了稻城。

稻城却全城停电。崩溃吧?朋友们。

找了很久才找到一家三星酒店,可是没有电,水管里没水,楼道里用大桶装了水供住客们使用。忍了吧,在高原上不停行走了四个多小时之后,在吐了之后,在拉了之后,在颗米未进滴水进沾之后,只要有一张床让我躺躺,已经很满足了。人就是这样,退而求其次这种思想总是会让自己的原则与底线低得超乎想象。

十点过,来电了,这总算还是一个比较好的消息。虽然不能洗澡,但至少可以用壶烧点水洗脸洗脚刷牙可以用电热毯了。

事实无常,本以为这一夜我可以安安稳稳的美美睡上一觉,可是睡到半夜,开始不停拉肚子,跑卫生间,跑了N次,跑到最后发现肚子里再也拉不出任何东西了。一整夜就从床上到卫生间的距离来回。超郁闷!



第五天 稻城--------乡城

八点过,醒来,收拾停当,提着行李来到酒店大堂。眼前一片白茫茫,天啊,雪已经跟着我们的足迹追到稻城来了。

商议了一下,还是决定冒雪前进。

于是,开始了雪地里的征途。

可是一出平地,开始爬山时才发现,积雪越来越厚,车子里的气氛有点紧张了,因为我们从未遇上过这么大的雪。于是开始装防滑链,并对装前轮还是后轮的问题犯起了嘀咕。拆了装,装了拆,最后才知道是前驱的装前轮,后驱的装后轮。

装上防滑链,中午一点过,到了乡城,用午餐。

用完午餐,再继续前进。雪已经把漫山遍野都铺上了,而且仿佛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心惊胆颤的往前开着,时不时车轮打滑一下,让我的脚趾头都抓紧了。越往山上开,积雪越来越厚。甚至都看不清楚路了,如果一不小心,我们就有可能掉下悬崖,多么可怕。

开了二十多公里路,积雪已经快淹没了轮胎,车子开始打滑,非常危险,于是众人开始下车推车。

就算有防滑链也无法上山了。
试了几次,仍然打滑,上不了坡。于是再次商议,为了安全还是掉头。

在山路上掉头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怕一不注意车子就私自下山了。

虽然都挺郁闷,但也没有办法,做好在乡城逗留两天的心理准备吧!

慢慢悠悠,回到乡城,住了下来,晚上吃了一碗清汤抄手。

 

第六天 乡城-------香格里拉

早上起来,我们再次明知山有雪,再向雪山行。做好了准备,装好防滑链,买好铲子,再次出发。

路上的辛苦可想而知,翻越马鞍山的路上,遇到很多因积雪而抛锚的车辆, 并帮助了两辆车通过危险路段。

反应这段路上艰辛的PP由于不小心将记忆卡格式化了,全没了。可惜了啊。

流水帐记到这里,已经不想记了。

大致就是,本打算去梅里雪山雨崩的,可是由于大家的身体都非常疲惫,一致举手表决不愿意去了,就连巴拉格宗大峡谷也不想去了,于是直接回到香格里拉。直到晚上八点半,到了香格里拉,吃了一碗米线,吃了N串烧烤,才感觉踏实了。值得一提的是,托我们同行张总的福,他的客户安排我们入住的酒店环境非常好,房间很大,这也是我这么多天唯一睡得最香的一晚。


第七天 香格里拉------丽江

上午去了石卡雪山,天啊,饶了我吧,我已经不想再看雪了。

没有任何兴趣再看雪,我已经看了四天了。只盼着快快回丽江。

晚上到的丽江,同车的小刘、高导、赵导我们四人去吃了鱼。哇,实在太幸福了!

此行,怎么总结呢?

坐够了车,尾锥骨感觉长了一小截出来了;

吸够了二手烟,我的可怜的肺啊!

听够了民族歌曲,一路上放的碟子除了那盘古筝外,我的耳朵都在告诉我它不想再听了;

看够了马戏表演,(注意,此马非彼马)看小丑们轮番上演拍的啪啪啪的马戏,可我一招也没学会,因为实在太让我恶心;

受够了高原反应,以前接待来丽江的游客,听他们说高原反应,我基本无法理解是什么感觉,这次切身体会了。ladies and 乡亲们,高原反应可真不是说着玩儿的;亚丁,真的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居住的地方,我们这种凡人真的真的无福消受,真不愧是最后的香格里拉;

看够了雪,这辈子也没有见过那么浓墨重彩的下雪,如此厚待我,感谢上天;

还有,还有呢?

还有,还有的话,笔下留情,我不愿说了,因为真的很累,不想回忆。

若真还有,待我想起时,再加吧!

我要歇歇了!

图片

  • 上一条资讯:
  • 下一条资讯:
  • 关于我们』『常见问题』『预定须知』『付款帐号』『加入收藏』『云南省国际旅行社
    Copyright©2002-2019 云南旅游信息 - yunnaninfo.com 版权所有 滇ICP备11001405号-50
    电话:0871-63338881,63338882 || 手机:18908891220,18987166652 || 微信号(WeChat ID):kmtrip
    QQ客服一:云南旅游线路咨询 QQ客服二:云南旅游线路咨询 云南旅游Gmail邮箱